桥南

苦逼高三党。半个高考生,半个艺考生。

想问问今天 8.20早上,有人一起去看看卫将军吗?
小霍也可以嗷

【郭荀】为爱名花抵死狂(上)

第一次发文....真的..
扔掉史书
原本没打算ooc,有看着不顺眼的地方多担待了ớ ₃ờ
大概下一章有车吧~

“让奉孝进来。”
  一个一身黑衣的青年双手交叠在身前,微微低着头,迈着细碎的步子,从门后穿到榻前。
“司空,朝中几位大臣进来的动向,都在这几张竹片上了。”郭嘉没跪,他把身体低低的俯在榻前,双手呈上一叠竹片,每一张上都细细的描刻着朝中诸位臣子的日常起居,从饮食到会客,一点不落地都被校事府监控着,一笔笔记录着。
 
  曹操从塌上支起了半个身子,斜倚着,眯着眼翻动竹片。
  “画丑了。”曹操一笑, “怎么没有荀令君的?”
郭嘉抬起头,舒展的眉间带点阴刻。“明白了,司空,臣这些日子多去走走。”
  曹操斜眼带点宠溺地看看郭嘉,叹口气“他是汉臣,是大汉的荀令君,不是我曹操的。”

(嘉嘉邪邪地一笑,文若是我的ପ( ˘ᵕ˘ ) ੭ ☆ 什么玩意划掉...)
 
  “荀令君,嘉带了主公赐的好酒,令君愿意与嘉共饮吗?”
  “郭祭酒,抱歉了,彧还有事,改日奉陪吧。”
  荀彧眼睛都没抬一下。
  眼前这人,曾是自己年少时的好友,买花载酒,同学同游。再后来,二人都被冠以汝颖奇士之名,同事一主,心却是越来越远了。

  “令君自视清高,想必是不屑于嘉的。”
  他与曹操之间的那些事,郭嘉赌了一次,他赌荀彧是介意的。
  荀彧手中的笔几乎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。
“哪里。只是彧今日实有公务未完....”
“那好,既然令君自己说了不嫌弃嘉,我今日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
过了许久,荀彧自是一篇都没仔细的看下去。无奈地叹了一声“郭祭酒?”
  无人回应。
  原是郭嘉就斜斜地倚在几案旁,合了双眼,沉沉的睡了 。荀彧不自知地偷笑了一下,想起小时候,奉孝还是个孩子,常去找他玩。他功课未完的时候,他也常常这样睡在了他的案边。荀彧伸出手想捏一下他的脸,猛然又缩回来,终于想起今时不同于以往了。奉孝也不是那个心地纯良的团子了。
  荀彧鬼使神差般地往他身上披了件厚厚的斗篷,让下人又加了两盆碳火,然后才转身离去。

第二次,郭嘉一大早就搓着手来荀府里坐着了。
“祭酒,我家老爷上朝去了。”下人尴尬的提醒了几遍。
“不妨事,我就在这儿等他回来。”
下人行了个礼走了,临走前又转身看了看,心想难道是又要打仗了,让郭祭酒这么心急。
终于,一阵香气挟着寒风吹进了屋门。荀彧只着了一件单薄的官服。他似乎没有要换衣服的意思,只是失神地站在门边。
“文若。”郭嘉拨了拨碳火,幽幽地地开口了。
“你在这儿干什么呢!”荀彧吓了一跳,音量比平时大了许多,也尖了许多。
那天,曹操审群臣。荀彧的绶带上还沾着血迹。看见郭嘉在这里,不由得心生反感。
郭嘉站起来,走的近了。荀彧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闭上了眼睛,没躲。
郭嘉把荀彧的手放在自己手里。“文若,外面冷,以后多穿点。””
手上一阵温暖传来,荀彧方才意识到,手早就冷的没有知觉了。
捂了一会儿,手暖了些,心里的芥蒂也少了一些。
郭嘉看见了绶带上的血迹,沉吟了一下,帮他把官帽取了下来。
“嘉没事了,嘉走了。”
郭嘉觉得,自己以后不用来了。他明白荀彧的心了。生食汉禄,死为汉臣。也因此,他永远不会背叛曹操。
荀彧看着郭嘉离开的背影,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,心里千回百转。

感觉好多cp文里的嘉嘉都是特别阳光特别少年的感觉
可毕竟不是了。